[春天是绿色的绿的什么]春天的绿是那种清新的绿,那么秋天的绿就是那种沉静的绿

一年到头,夏天太热,冬天太冷。春秋两季最宜人,景色美不胜收。陶渊明有诗云:“春秋多良辰,登高写新诗。”对于诗人和文人来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最直接的印象,也是最直观的说法。

春天是一年的开始,百花盛开,喧闹声此起彼伏,大地一片新绿,越来越温暖,万物欣欣向荣。初秋时,深绿色逐渐变成黄绿色。

但是,在我看来,在春秋两季,花开花落并不稀奇,遍地绿也不稀奇。只有初春垂柳上出现的一抹鹅黄,和深秋出现的一片金黄银杏,才是最神奇的。在冬末的土黄色或者深秋的墨绿色纹理之上,这些鹅黄色和金黄色显得那么明亮动人,你看一眼就会被震撼。再见,震惊。鹅黄色吸引新绿开始春天,金黄色送走深绿,秋天来到冬天。原来鹅黄色和金黄色点亮了春秋。感谢他们,春秋两季多姿多彩,不平庸。这些明亮温暖的黄色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

[春天是绿色的绿的什么]春天的绿是那种清新的绿,那么秋天的绿就是那种沉静的绿 热门话题

春天最早的消息,在不引人注目的近处,在不经意间发现的低洼处,应该是初春二月背风阳光下盛开的春花,或者是盛开的连翘花。分不清迎春和连翘也没关系。反正早的是迎春,晚的是连翘,不过都争先恐后的来了。至于向上开的迎春和向下开的连翘,看起来都差不多。目前很难说,但总比没有强。从这个时候开始,春天就像是一个开始,更准确的说,打开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扩大到可以容纳所有的春天。那些可爱的黄色小仙女,在春寒料峭时笑得像花儿一样,是必将燎原的火花,预示着未来春天的涌动。

在显眼的高处,在更多人能看到的远处,春天的消息是柳绿之前迷人的鹅黄。北方的柳树是一棵普通的树,平时能经受一些干旱,但有阳光的时候也是鲜艳的,靠近水边的时候也是优雅的。你很难想象它有多迷人。初春的鹅黄柳,类似迎春连翘之类的花草。它们都是非常明亮的暖黄色。它们作为春天的序曲和序曲,一点点,一点点,再变成一点点,一点点,由点到线,到面,甚至各种平面和曲面,不断地渲染和蔓延。虽然只是部分,但实现某种突破,突破冬天的灰色和迷茫,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像发出一个无声的命令,但却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从此开始了春天的旅程,“春天”号快车立刻加速奔驰,整个世界一步步被点亮。古人“春光明媚”,就是这样。

如果说春天的绿是那种清新的绿,那么秋天的绿就是那种沉静的绿。秋绿醉人,铺天盖地,大尺度而夸张,沉甸甸的绿。当这种凝重的绿色浓得化不开,因而近乎单调乏味时,沉闷的秋色被金黄色点亮,秋天展现了它最灿烂的时刻。银杏或其他树种的绿叶变黄,黄叶呈金黄色,比绿叶更迷人,更增添了许多缤纷的色彩。极为繁华辉煌,成为一处不能不让人失望的景象。整个秋天,金黄色最浓,加上一条河的枫红红叶黄花,再也不会绚烂。而金色的离别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谢幕。很明显,我停不下来。一次次鞠躬谢幕,一次次鼓掌表演,就好像创作舍不得离开,观众舍不得离开。于是,黄叶一次次落下,景色一次次变换,但演出一直持续到秋冬来临。

这就是传说中的“春秋笔法”吗?它“在削笔中显露善恶,在弯笔中隐藏善恶”。它开合自如,春夏秋冬四季,它选择直接跳过冷热冬夏两季,在最美最舒适的春秋季节,一次次落笔,黄鹅金沾,在灰暗的时候一次次点亮四季。多好的笔迹,还有

四季中有春天和秋天。鹅黄色点亮春天,引来新绿,金黄色点亮秋天,送走深绿。这是极不寻常的,也是极有意义的。这是一个无尽的春秋,有着无尽的含义!本来春秋两季,黄是黄,绿是绿,两者互不妨碍。但是,黄为什么会变绿,绿为什么会变黄,无疑包含了自然的辩证规律。自然,人员代谢,彼此也有内在的相似性。一年四季,从鹅黄色开始,因金黄色而异常繁盛。它从不来,周而复始,见证沧桑,进入时光深处。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瑞爱特暖气片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