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未来发展的目标是为其收藏的每件作品提供高清图像(博物馆展示设计的发展)

作为上海博物馆70周年庆典之一,此次会议围绕四个主题展开:“观看方式:博物馆展览教育与城邦、人类文明社区”、“可观察的自然:考古学、收藏和艺术史研究”、“观看事物的思维:收藏、赞助、思想史和概念史”,“交流与拓展:艺术与技术,中外艺术交流与交流”。

研讨会现场

“有一种观点:博物馆展览教育与城乡、人类文明社区”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发表了题为“艺术博物馆:走向艺术史时代”的演讲,分享了他对艺术史与博物馆关系的理解,并结合逐渐强调学科意识的趋势,对上海博物馆的专业定位和发展定位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展览中的问题意识和讲故事意识。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作了题为“艺术博物馆:走向艺术史时代”的演讲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北京大学历史系的朱庆生教授谈到了博物馆的第四个功能——实验。随着现代艺术革命的发展,博物馆原有的审美功能随着艺术的变化而变化,艺术的未来不再仅仅是创造美的技术,而是观念和方法的创造和探索。人们可以在博物馆中结合各种新技术、新媒体和新概念,探索未来生存和发展的可能性,解决和解释后人类时代的各种问题,并为即将发生的一切做特殊和必要的准备。

深圳博物馆古代艺术研究部副主任、副研究馆员蔡明建议在策展总结中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批评。以深圳博物馆的《海汉大帝-刘鹤及其时代》为例,根据展览自我评价过程中“重要表现度”分析法进行的观众满意度调查结果,尽可能从观众的角度考察展览的最终呈现效果,分析了展览叙事中存在的问题,并在具体实践层面上提出了解决方案,为展览的自我评价提供了有价值的思路。

深圳博物馆“大汉与海中的朦胧侯爵——刘和及其时代”展览现场

南京博物馆古代艺术研究所研究馆员左军以“中子神州:盛唐洛阳城”专题展为例,探索“求真”与“物质现实”的博物馆叙事空间的构建方法。在“求真”方面,传统文物展览的策展人要把握展览空间建设的全局,不仅要检查艺术美学,还要了解和把握展览主题的真实历史特征、时代、日常生活等方面。在“物质现实”方面,展览需要实物展品、逻辑组合和对展品的详细解读,从而通过展览达到窥视特定时代风格和精神的效果。

南京博物馆“中国与紫山:盛唐洛阳城”展览现场

“一切都很重要:考古学、收藏和艺术史研究”

云冈石窟

博物馆未来发展的目标是为其收藏的每件作品提供高清图像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郑岩教授以川渝汉阙雕刻为中心,探讨“画水獭得鱼”故事的历史渊源。这些材料包括重庆忠县五羊阙几个角椽上雕刻的蛇和捕鼠蛇,以及渠县沈家湾沈阙右阙左前椽上的蛇。郑教授对这些雕塑的风格及其所呈现的戏剧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

忠县定芳雀——武鸣雀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所研究员邓飞关注的是山西省繁峙市南关村的金朝壁画墓。通过对随葬品和图像的调查,他解读了陵墓的建筑空间和装饰主题,理解了陵墓背后的文化内涵和视觉逻辑,并展示了中世纪以来艺术发展和传播的几个方面。

晋代青云仕途壁画,高158厘米,宽151厘米。2007年从繁峙南关村晋代壁画墓出土,山西省博物馆收藏

独立学者李惠文关注董其昌的印章,并谈到博物馆作为图像数据库的新角色。一个完整的高清图像数据库的价值不仅体现在促进研究本身,也有利于博物馆本身。博物馆未来发展的目标是为其收藏的每件作品提供高清图像。观众无需申请或付费。

[新闻消息]

它的收藏应该是开放的,这样研究才能得到帮助和支持,而不是局限于那些有特权获得特殊访问权的研究人员。

翁松年和邱元的自诗,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故宫博物院书画系研究馆员王忠旭发表了一篇题为“戴晋生平事迹和标准绘画——复杂绘画史料分析,赢得信任”的分享文章。关于戴晋的史料复杂,难以区分。考证戴晋的生平故事是鉴别和判断其绘画真实性和年代的基础。研究员王忠旭试图确定戴晋在其人生各个阶段的“标准绘画”。“标准画”主要包括两种类型:第一,戴晋自己或他人的题词和后记解释了创作年代,没有关于真实性的争议;另一个是风格。绘画意义与第一种类型一致,基本上可以确定一般的创作时期,特别是如果画家在标题或后记中提到主题,或者画家的印章有助于确定绘画的年代,这更为理想。

上海博物馆印章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助理图书管理员白一辰与大家分享了对元末学者朱幼琴的简短研究。上海博物馆书法博物馆永久展览元代部分的两件墨迹,如张宇、高明的《瑞宾铁琴诗集》和吴志春的《广琴草集》,是反映元代琴学的罕见书法作品。它不仅具有很高的书法艺术价值,而且这两部作品的文本价值为了解元代学者朱佑的琴学渊源和琴活动提供了宝贵的文献和史料。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元末琴界对琴学的继承与交流,以及琴乐器、琴乐、诗歌、书法的丰富内涵。

张宇楷书《瑞宾铁钢琴诗》,元代上海博物馆收藏

元代赵蒙《秀石疏林图》

袁兆蒙,双松平远的画作

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刘洋在塞加兰的镜头下欣赏了绵阳西山的道教雕像。在从隋朝到唐代的道教艺术发展过程中,肖像画最重要的变化是从小众到商店的演变:从主人到仆人的人数大大增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道观布局的影响。塞加拉透镜中保存的一些西山石刻清楚地显示了这一新变化。此外,塞加兰拍摄到的一些西山道教雕像也表现得异常生动。这个例子反映了京城盛行的艺术,京城也渗透到了当地的道教艺术中。

辽宁省博物馆副馆长、研究馆员董宝厚分享了宋词和宋画的研究成果。宋代,词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受到学者们的广泛喜爱,在欧阳修和苏世登的参与下,文学领袖们拓展了词的表达和内涵,成为宋代的文化象征之一。同时,宋代绘画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和成就。无论是用词的意境作画,还是用诗的评语评书画画,还是诗人和画家,我们都扩大了对宋画的理解和研究的范围和深度。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副院长黄晓峰教授谈了对宋代山水画礼仪空间的初步观察。研究表明,宋代山水画蕴含着丰富的社会历史信息。但除非这些信息以图像的形式展现给现代观众并加以观察,否则人们很难简单地识别它们。连接图像和历史的关键是找到连接它们的渠道。有必要为图像找到合适的解释空间和解释框架。黄教授关注的是容易被忽视的礼仪相关图像,并分享了他观察到的隐藏意义。

一些在线客人

一些在线客人

国立故宫博物院研究室副研究馆员段英从遗产保护的角度分析了元代史学家群及其书画收藏。在元代书画收藏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中,许多重要人物曾经担任过历史学家。虽然历史职业只占据了他们公职生涯的一段时间,但这一庞大的群体与书画收藏活动共存并相互促进并非巧合。通过对正统的讨论,他们突破了国家历史的局限,将辽、宋、金三史作为一项重要事业,体现了更宏大的文化理念和愿景。石晨的这种思想也深刻影响了他们对文化遗产的认识和贡献,尤其是在书法和绘画收藏方面。元代文宗天历二年,建立了奎章阁,成为元代书画收藏的高峰。施辰在其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海博物馆展览部副主任、副研究馆员朱鑫分享了“洛阳金村玉”收藏的研究成果,整理介绍了散落在世界各地、据说来自“洛阳金村玉”的玉器,并探索了这些古玉的传播、保存和收藏历史。其他玉制品还包括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弗里尔艺术博物馆、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和其他机构的收藏品。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围绕几个案例探讨了这些玉器与洛阳金村墓葬之间的真实关系。

金链、双舞者、双龙玉群,洛阳金村出土,美国freer艺术收藏

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副研究馆员严晓军在《古代书画鉴定》中谈到了艺术史的重建。严先生通过几个历代书画鉴赏案例,如王献之的《保姆之砖》,讨论了在不同情况下重建艺术史对错误鉴赏的影响。因此,通过分析艺术家的传记和传说所带来的历史重建,形成了“文化英雄”的形象,这可能会对人们头脑中的知识结构产生先入为主的影响,并进一步指向某种方向的认同。这不仅有助于人们建构艺术史,也提醒人们要小心那些陷阱。原有的知识结构需要不断更新和深化。

交流与拓展:艺术与技术、中外艺术交流与交流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副研究图书管理员卢鹏亮分享了他对元明镶嵌青铜器研究的理解。自宋元以来,各种镶嵌青铜器在青铜器中屡见不鲜。由于考古参考文献很少,因此对传世青铜器的年代往往没有共识,通常将其广义地定义为宋代至明代,这是相当有争议的。陆先生通过比较实物风格和其他文物,并梳理文献资料,重新审视了宋代以后,特别是元明时期镶嵌青铜器的发展和演变。

青铜镀金公鸡动物馆时钟是詹姆斯·考克斯制造的大型钟表之一。它现在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

江户时代吉野狩猎画的草、花和昆虫

《汉江独钓图》

“抽象艺术先驱:康定斯基”展览现场,西岸艺术博物馆

“抽象艺术先驱:康定斯基”展览现场,西岸艺术博物馆


1c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瑞爱特暖气片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