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凌云在哪里,不能原谅那样的儿戏

开拓苍山凌云

来到山脚下,幽幽地飘来一股清风,蔚蓝的天空,蓝蓝耀眼,空气也格外清新。继续前进,山路蜿蜒曲折,连绵起伏的山峦,辽阔苍茫,云雾缭绕,给它们披上一层薄纱,如诗如画,显得十分壮丽。随着前进,雾线被卷成一角,雾融化了,渐渐变薄了。整个云都浮起来了。

步轻歌来到山顶,用明亮的眼睛仔细看云,感受到周围弥漫的灵气,嘴角露出了笑容。

步轻歌《凌云,我来了!》

步轻歌一直向门口走去,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两个白衣男子挡住了我。

凌云弟子“谁会闯过凌云派 ”

步轻歌的脸有点惊愕,但很快又回到平静的脸上,眯着眼睛笑了。

步轻歌“下一步,被邀请到凌云门下学习技艺”

一个白衣男人看不起他。

凌云弟子:“会被人推荐吗 推荐者是谁 ”

步轻歌不慌不忙地回答。

步轻歌“没有无道的东西。”

两人一听,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兴奋地脱口而出。

凌云弟子“家元 ”

其中一名男子立即作出反应,连忙说。

凌云弟子:“不可能,家元已经离开仙门了,到现在音讯全无,销声匿迹,又怎能突然推荐你,你在说谎!”

没等马上轻歌反应,只扫了一阵风,冷冰冰的剑锋就打中了脖颈。

步轻歌轻轻皱着眉头,有点搞不清状况,人家都欺负到头顶了,可别让人家来摆布。

步青转过身,躲过剑锋,腾空一跃,两人没有反应就一脚踢开对方。

步青的身体轻盈如燕,轻轻地落在高墙上,飘过衣服旁,笑着张开了嘴。

步轻歌“来的人是客人,这就是凌云的招待吗 ”

旁边的男子急忙把一名被踩倒在地的男子叫醒,一脸警惕。

凌云弟子“闲杂人不能随便戳凌云派!”

被踩倒的男子脸色苍白,大发雷霆。

凌云弟子:“别跟他废话!今天要好好教训这孩子!”

你以为凌云在哪里,不能原谅那样的儿戏 热门话题

气势汹汹地又拔出剑向足轻歌冲去。步轻歌很快跳下高墙,飞向云层。

两人来到本院陷入搏斗,正当两人激烈搏斗时,一大群人急匆匆赶来。

吹着胡子瞪着眼睛的老人率先开口了。

二长老“住手!谁在超过我 ”。

两人停下手的动作,走到蓝圈手臂上看了看,白衣男子随即行礼,连忙说。

凌云弟子:“二长老,这孩子太嚣张了,敢戳凌云。”。

二长老把目光转向步轻歌,大家也都看了看。

二长老:“你是什嚒人 为什嚒要我凌云来闹事 ”

步轻歌淡定地行了个礼,眉眼带着微笑。

步轻歌《下一步,受人邀请来到凌云学习技艺》。

二长老:“你怎么没问我是谁邀请你的 ”

就在这时,刚才和步青战斗的那个男人很快把话抢走了。

凌云弟子:“二长老,这家伙居然说是被家门推荐的。”

嘴上还留着讥笑。

大家都吃了一惊,好像听到了什嚒世间的惊吓似的,开始议论,隐隐听到了别人的不洁。

弟子们:“家元 他开什么玩笑 听说家元性格古怪,行踪神秘。成为凌云建派后,除了几个长老,都没见过他,怎么能推荐他呢 ”

弟子们:“是啊!他在说谎吧,不能掌管谁,凭什么推荐他 ”

弟子们:“我看,是个不自量力的无名鼠辈,是我们想凌云仙气吧!”

大家哄堂大笑,越说越离题,对步轻歌嗤之以鼻……

步青沉默了一会儿,怎嚒卷着舌头,那个老人在干什嚒。为什么凌云好像根本不知道她要来。而且……那个老人和凌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成为凌云的掌上明珠呢。

正当大家吵吵闹闹的时候,二长老发出声音打断了。

二长老“既然我们凌云不知道这件事,那你就打道回府吧!我们凌云不养闲人!”

弟子们:“是啊,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趁大家吵吵闹闹的时候想追上一首轻歌。

放慢步伐收紧歌心,这该怎么办。如果让那个老人知道自己刚来就被凌云赶出去了,他又不知道怎么嘲笑自己!步轻歌闪过,倒着躲过了大家的逮捕,纵身一跳来到了大家的身后。

哼!抓我没那么容易!步调一致的同时,有力的手突然抓住她的肩膀,没有用力却感到淡淡的威压。

回头一看,后面的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袍。墨青丝散,冷冷出尘,气质超群,如澄澈天山泉,不入尘。

仔细调查步轻歌,旁边的男人开口了。

司空切特:“乔,放开他!”!

百里彻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感情。步轻歌似乎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隔壁的男人再次开口,这次把目光转向了步轻歌。

司空阮:“公子,马上就要凌云三年一度的试剑大会了。如果公子愿意的话,到时候再来吧!”

步轻歌看这个人,白衣黑发,衣诀飘绝,淡雅如风,瞳如秋水,眉目如画,温润美玉。

步轻歌低头转动眼睛,唤起唇角。真有趣。如果以后进凌云,有这样的美女师兄,还得出去多抬个脸呢。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被这些家伙赶出去。

步轻歌抬起头,笑着吟唱。

步轻歌《美女师兄,如果我现在必须入云 》

司空阮一下子愣住了,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但很快表情就平静下来,微微一笑。

凤玖虞“那是你的自由!你以为凌云在哪里,不能原谅那样的儿戏!”

嗯 又有一个人想追自己,而且这次的声音像个女孩。

步轻歌顺着声音在人群中找到说话的人。一看,依然全身白衣,面色如玉晶莹,环姿艳丽,明亮清亮,另有动人的气质。在美丽妖艳的同时,冷漠的傲慢也会自我发泄,更有气质冷艳地仰望大山。

步轻歌不禁佩服,真是绝世美女。这样的美女成为前辈也不错!但是,这个眼神好像不太友好……。

步轻歌还在思考中,凤玖虞身后的人也开始随声附和。

弟子们:“是啊。是啊。前辈说得对!凌云你想来就来!”

弟子们:“不要靠近我们,我们的老前辈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师兄 ”“对了,别乱叫!”

步轻歌暂时无言,难道 我刚来就这么有敌意……为什么还要参加剑试大赛。步青不由得摇了摇头。虽说是仙门名派,但如此傲慢,仗势欺人实在令人不愉快!

步轻歌一声不响摆脱了百里彻的控制,转身来到空地。大家都很吃惊,以很快的速度,他居然能摆脱二学长的束缚。

步轻歌也不顾大家的表情,重新解释说,本来是笑着吟诵的脸,但眼底却忍不住几分钟。

步轻歌“我说的是莫无道的老人让我来的,只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相信。”

步轻歌“就算我不被别人推荐,自从我来到这里,先是被你们的人把剑挂在脖子上,然后被你们一致对外排斥、鄙视,都觉得我不自量力,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愿意为我站出来说话,仙门虽说是名派,但做了这么傲慢的事,你们凌云……但是是这样吗!”

步轻歌说完转身离去,大家羞愧无语,背后的二长老更是疯了。

二长老“你!胡说八道!”

喜欢很多收藏,送,谢谢支持!!!


1g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瑞爱特暖气片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