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

塔克拉玛干的筑路工人

6月30日,另一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死亡之海”的公路——威盖沙漠公路将正式通车。这将进一步解决南疆人民出行和农产品运输问题,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为了修路,在过去的五年里,1000多名普通建筑工人深入沙漠腹地,没有水、没有电、没有信号,伴随着风、沙、高温和孤独,终于开辟了这条奇迹般的“生命通道”。

威格尔沙漠公路位于塔里木盆地,穿过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连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玉里县和且末县。公路全长约334公里,其中307公里为沙漠路段,约占路线全长的92%。

6月30日正式通车后,这条公路将成为南疆的另一条主要交通干线。从且末县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首府库尔勒市的车程缩短了280公里,旅行时间从12小时缩短到6小时。

 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 热门话题

要在沙漠中修路,必须先平整一座又一座沙山。

这不是我国第一条穿越“死亡之海”的沙漠公路,但与类似项目相比,它赢得了几个“最”的奖项——世界上分布最广的流动沙丘、最恶劣的施工条件、最困难的沙漠公路施工。

每一个“MOST”都适用于严海和他的涠洲沙漠公路建设伙伴,都是一个需要坚持、突破或忍受的具体问题。严先生的朋友圈只有11个词,但在他看来,这或许是对过去五年沙漠经历的最好总结。

这里的沙子

2017年8月的一天,一场沙尘暴席卷了威利县。“天空和大地变成了灰色,人们站在窗口,看不到对面的建筑。”这是严先生以前只在电影中见过的一幕。

沙尘暴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常见天气现象。断奶沙漠公路项目调查负责人陈丹是90后一代。作为施工队的向导,他和他的同事必须用他们的脚步测量道路沿线的每一寸土地。

2018年5月的一天,谭晨正和三名同事在野外工作时,突然刮起了大风,天空渐渐暗了下来。一开始,谭晨还为意外到来的酷偷开心,没想到半小时后,沙尘暴呼啸,“所有人都被风推着。”谭晨回忆道。

但几分钟后,谭晨看不到周围的同事,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耳边只有随风的沙尘的喧嚣。他惊慌失措地对着对讲机喊道:“大家都找个地方躲起来。”

幸运的是,在沙漠边缘的行动现场,我们发现了几棵摩登龙树可以藏身。风停后,谭晨的鞋子完全被流沙掩埋了。

谭晨在南方长大,这是他的第一次沙尘暴。看了新闻后,他得知当天风力达到10级。

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他最初的震惊变成了麻木的疼痛——即使是护目镜、大手帕、围嘴、长裤和其他装备也很难减缓高速拍打在他身上的流沙。“更奇怪的是,每一粒沙子都像一双眼睛,刚好能通过已经很小的缝隙塞进我的嘴、眼睛、耳朵和鼻子。”谭晨说,每次洗澡,摩擦几次,可能都无法洗掉身上的沙子。

在沙漠建设中,各种工作都必须学会应对风沙。测量员的一项重要工作是测量路线并在现场进行标记。一开始,根据以往的实践,陈丹和他的同事会在布线方面发挥一定的优势。但很快就清楚了,这种灵活性方法在沙漠中不起作用:如果后续项目不能跟上,一阵风会破坏线路上的标志和标记,必须重新测量和重新布线。“所以,魏和沙漠高速公路的布线,是多少修多少试,修多少布。”谭晨说。

52岁的推土机司机杨文杰已经学会了根据天气来安排自己的行程。“天气好的时候,尽量多做。当沙尘暴来袭,能见度太低无法工作时,你可以休息一下。”杨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但一定要做好防护,关好门窗。”

尽管如此,沙尘暴的频繁来袭仍然让“老司机”杨文杰抱怨不能被推翻。沙尘暴过后,推土机迎风侧的沙子被吹走,机器倾斜在沙漠中。纠正它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按小时吃饭很重要,“但有时,当风刮了半天,你不得不在吃饭的同时吃午饭。”杨先生说。

越过沙丘,另一个沙丘

在沙漠中修建公路,平整公路沿线的沙丘,是路基施工的前奏。杨先生和其他推土机司机一起,是公路沿线沙丘的搬运工。

从无人机航拍的角度来看,几十辆推土机在浩瀚的沙漠中留下了一道凹痕,在地球上的景象是壮观的。但杨文杰没有时间想象这样的场景。每天八个小时,他必须在狭窄的驾驶舱里重复推、铲和运输沙子的动作。即使在前面的沙山上,也重复着同样的颜色和形状。

越过沙丘,另一个沙丘。与之前修建的沙漠公路相比,沙漠公路穿过更密集、更大的沙山。据统计,公路沿线有30多座大型沙山,最高处近100米,相当于一座30层楼高的建筑。此外,涠洲沙漠公路沿线还有近30个山丘间洼地需要填充,其中最长的一条长达12公里。

就挖填量而言,涠洲沙漠公路项目挖填量约为1300万立方米和1200万立方米,平均挖填量为每公里7.8万立方米。

将沙山夷为平地的方法很简单:将推土机推到山顶,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向下推沙。杨说,这种一层一层地铲沙子的方法有一个图形名称——“剥洋葱”

通过“剥洋葱”,40多台大型履带式推土机在沙漠中行驶,将大大小小的沙山夷为平地。直到K136处的沙山从玉里县K0到奇木县的第136公里出现在你面前。

测量员在沙漠中作业。

沙山绵延两公里,高37米,开挖量达150万立方米,占整个工程的八分之一。

从推土机的驾驶舱里,杨先生看不到沙山的顶部。在和其他司机一起剥洋葱七、八天后,没有人看到沙山有任何变化。杨先生从事这一行业已有20多年,见过很多大型建筑场景,他说他从未遇到过这么大的沙袋。

最终用了150多个日日夜夜才推平这座山。在那段时间里,为了努力工作,工人们在沙山旁边建立了一个营地。司机们三班倒工作,人们休息,生活用品和机械设备用油定期运送。

“这是技术创新的结果。”“由于这座山的大小,推土机不得不将沙子运走500米,以确保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后续作业,”严先生回忆道来回走动很费时,沙子可能会一路上漏出来,增加了工作量

为了节省成本和时间,严先生和他的团队尝试了一切。起初,他们尝试在盆地中打井并用水冲洗沙子,但效果并不好。后来,该项目的施工团队设计了一条基于煤矿运输的传送带,一端位于沙丘底部,另一端延伸至垃圾填埋场或垃圾场。推土机司机只需将铲斗中的沙子卸到传送带上,然后他就可以转身继续推沙,这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

“如果没有这条输送带,K136的沙山将被推一年。”“严先生估计。

随着推土机的轰鸣,设计路线沿线的沙山一个接一个消失,路基很快铺设在沙漠上。沙漠公路的轮廓正在浮现。如何防治沙害,保护公路是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

抓住沙子,卸下沙子

27年后,这些预测不仅没有实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地带也出现了新的道路。其中,防砂固沙工程发挥了巨大作用。

18岁时,刘晓天与父母从四川老家搬到新疆。在接下来的30年里,他帮助修建了三条沙漠公路,但只做了一件事:铺设路基时,他在两侧修建了防护工程。

与之前修建的沙漠公路相比,威盖沙漠公路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中最东风的,那里的风主要来自东部。因此,威甘沙漠公路几乎完全位于沙尘暴线上。

沙漠公路上的第一道防线——沙篱笆,距离公路两侧约100米。它由木柱和尼龙网制成,两个螺栓用细铁丝绑在一起,沙子在周围“卸下”。

 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 热门话题

用于防砂和固沙的草地广场都是手工完成的。

刘晓田说:“沙栏作业的关键是确保尼龙网贴近地面,网面笔直,从而有效抵御风和沙的冲击。”。

20世纪50年代,在修建宝兰铁路时,建筑工人发明了草地广场来固定沙子。近70年后,它仍然是沙漠工程中最成熟的施工技术,应用最广泛的“固沙人工制品”。

建一个草格,分为“行、草、植”3个步骤,施工过程并不复杂,但难度很大。在起伏的沙地上,机械手段毫无用处,每一块草栅都必须手工制作。工人们首先将一捆约70公斤的芦苇运到工地,然后在沙漠中切割一平方米的网络电缆,并将修剪整齐的芦荻铺在电网线上。当一切准备就绪时,工人用铁锹将芦苇从中间踩入沙中,使芦苇的末端直立在沙面上。

涠洲沙漠公路沿线5800多万平方米的草地广场是由400多名世界卫生组织用两年多的时间把它们捆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地踩在上面建造的。

在过去,需要手动切割芦苇。如果你不小心,你会割破手的。我有一个切糠刀来切,这花了我一点力气。“随着技术和理念的进步,近年来草地广场的构成发生了变化,”刘说,“威根沙漠路使用了生长在博斯腾湖的水生芦苇,比干芦苇更灵活。”。"

沙漠热

严先生的名字叫“海”,在从事涠洲沙漠公路项目的五年中,他了解了沙海的所有脾气。与冬天的寒冷和一年四季的干燥多风相比,沙漠夏天的炎热可能是它最猛烈的脾气。

沙子吸收热量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在夏天,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就像一个熔炉,把每一寸空气都烧成滚滚热浪。在太阳的高温下,表面温度有时会飙升至70摄氏度。建筑工人进行了测试,将生鸡蛋埋在沙子里,几分钟后取出,鸡蛋已经成熟。

严先生说,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出汗的次数不会像预期的那么多,因为汗水在形成之前就蒸发了

 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 热门话题

沙尘暴是沙漠中常见的天气。

铺设沥青是高温下最难的工作。“根据施工要求,沥青温度应保持在135至145摄氏度之间,以达到设计压实度并确保道路质量。”魏沙漠公路项目工程技术人员刘文国说。

夏天,沥青工人头顶被阳光灼伤,脚下被烤焦,几乎处于360度高温下。虽然每个人从头到脚都被晒黑了,但阳光仍然会在脖子后面一针见血,很多人都被反复晒黑了好几层皮肤。

为了避免高温引发中暑等突发情况,项目部不仅调整了工人的工作日程,还准备了大量的防热材料,如人丹、藿香正气水等,并每天分发两次绿豆汤。在最热的时候,一名工人每天喝近10升水。

铺完一段沥青后,刘先生反复检查其质量。在这个过程中,沥青颗粒经常被捡起并扔进他的鞋子里,然后被熨成脚踝周围的大小水泡。起初,刘会笑着痛苦地哭,“后来我习惯了。”

一路铺沥青,刘文国的专业劳保鞋底也变薄了。到项目结束时,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摔坏了多少双鞋。

高温考验着建筑工人的身体和精神。刘文国对质量的要求很高,几次因为施工不合格,他的怒火直冲头顶。为了不让情绪影响工作,后来又焦急起来,刘文国到工地做体力劳动,干到情绪平静下来,然后想办法解决问题。

威盖沙漠公路的一段横跨塔里木河。这条河每年6月至10月为雨季。谭晨回忆起自己在河里的工作,随手给身体一抓就可以捉到一把蚊子,“而沙漠里的蚊子天生凶猛,通过衣服可以咬到皮肤,有时我觉得它们想进入我的眼睛。”

尽管谭晨和他的同事们在每次外出前都会用马桶水盖住自己,但他们每次都会带着一个结回到营地。更可怕的是,即使当我回到兵营时,窗户上都是蚊子,它们在盯着人看。回忆起这段经历,谭晨仍然感到如坐针毡。

“我们修建了这条路。”

为了将K136的沙山夷为平地,杨在创纪录的四个月内没有离开沙漠。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那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信号,孤独是艰苦工作和不便生活的终极对手。

在施工期间,移动营房车是项目建设者的“家”。四个轮子支撑着一块大平板,上面放着一个类似于集装箱的板房。营房车辆由多个板房组成,有明确的功能区,如厨房、卧室和厕所。

只有在营房内,沙子才能暂时遮挡住视线。然而,当沙尘暴特别严重时,沙子仍然可以通过裂缝穿透车辆。

从最初的兴奋到最后的坚持,严的朋友圈在过去五年中记录了他在沙漠中的旅程。在中间,“楼兰不破不归”一句话出现了至少3次。

2019年中秋节一周后,严先生写道:“我们远离父母,远离家乡,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梦想,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实现。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放弃,一直在不懈地追求,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只有家才是我们最温暖的港湾。”下面是项目的完整时间表。

 后来,谭晨多次遭遇沙尘暴 热门话题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魏吉安沙漠公路的位置。

每次离开沙漠,谭晨都会带回书籍、电影和电视剧。在晴朗的夜晚,他会看着营房外的星星;严先生已经学会了观察沙漠中的季节。他说沙子在一年中的不同时间会改变亮度和颜色。刘文国成了工作狂,日出日落休息。。。

年轻的谭晨很难说,到底是什么养活了自己。但他记得,在度假归来的飞机上,看到一条正在修建的沙漠公路像一条美丽的黑丝带一样飘落在“死亡之海”上。他忍不住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并主动告诉邻居“我们修好了这条路”。此时,谭晨的语气充满了兴奋和自豪。

随着涠洲沙漠公路的开通,南疆人民出行困难、农产品销售困难、生活成本高的问题将得到进一步解决。同时,这条连接多个旅游景点的公路将吸引更多游客来新疆,从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但作为筑路工人,严海、谭晨、杨文杰和刘文国早在工作结束前就离开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前往下一个地点,下一个项目。刘先生习惯于宿命论,但他说他肯定会抽出时间回到沙漠。“也许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在涠洲沙漠公路上行走,”他说。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瑞爱特暖气片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