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9217008226904(203698340)(975320-203579)

进入7月以来,泡泡玛特股价“跌个不停”,7月18日盘中一度跌至20.9港元/股,刷新股价历史新低,半个月市值减少208亿港元。 与上市三个月时相比,股价达到107.6港元/股,市值达到1472亿港元,目前319亿港元的市值略有颓势。

股价下跌,加上业绩的爆雷,第一次陷入了“增收不增益”的困境。

7月15日,泡泡玛特发布《盈利警告公告》,称2022年上半年,泡泡玛特预计营收23.049亿元,净利润2.33亿元。 去年同期,泡泡玛特营收17.73亿元,净利润3.59亿元。

与此同时,小红书上的“泡泡玛特后坑”笔记本公布1万条,被不正当炒到15000元的百万价格断腰,普通产品二手市场下跌两成……种种迹象表明,火爆的泡泡玛特并没有红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从2016年开始采用盲箱销售模式的泡沫垫,正式成为点钞机,次年利润飙升,顺便点燃了“盲箱经济”这条新课程。 从现有数据来看,泡泡玛特盲盒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在一系列不乐观的数据下,泡泡玛特这种模式是否也具有可持续性受到质疑。

这两年,伴随着“盲箱”的热潮,“炒面”一词如影随形。 两年前,泡泡玛特和可口可乐联名的产品被炒至数万元,今年年初与肯德基联名推出的盲盒套餐遭抢劫,造成食物浪费,被中消协点名。

这股“盲箱”热潮也很快迎来了监管风暴。

今年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建议加快制定规范盲盒市场行为的管理办法。

上半年,泡泡玛特多次因非法销售在成都天津杭州等地被处罚。

2039217008226904

沙乌特变得不好吃了。 柯达又来了。

年初肯德基和泡泡玛特的盲箱疯狂后,肯德基和宝可梦联名的柯达玩具售价高达千元以上,一件玩具“代餐服务”再现江湖,这种“买椟还珠”的行为也受到中消协的点名批评除斯柯达外,冰塍玲娜贝儿星达姆都是二手市场疯狂砸下的重金,炒到几百甚至上千元,溢价当时远高于实际价格。

万事都能炒,简直成了社会现象——“炒”经济。 “炒鞋”经济更是被少数年轻人信奉为投资理财的好渠道,“大学生炒鞋年入50万元”“炒鞋赚首付”等新闻近年来屡见不鲜。

但是,即使炒到最后,受伤的也是消费者。

奥运期间,原价192元的“冰塍”被炒到2700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冰塍”早就恢复了原价,不少消费者在电商平台评论区后悔不已。 去年底,上海迪士尼新晋人气“女明星”玲娜贝儿走红,5000多人在景区门口排队买娃娃,消费者高呼“憋得尿不出来”,热卖。

针对这一“炒”经济现象,新华社去年对“炒鞋”热指出,“万事皆炒”的假象,其实是资本追捧的所谓“风口浪尖”。 “炒鞋”平台正是一场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消费者划清投资与投机的界限。

流水的“顶流”用铁打的“黄牛”。 在“万物皆有可炒”的幻想下,年轻人或许应该想想如何在不卷入消费主义的情况下陷入“切韭菜”。


1e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瑞爱特暖气片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